会咕咕的年fafa

这里傻子年华,是个主角控。
会咕咕咕
只要是all主角都吃啊
柒七、all金和轰出都是我的最爱啊!
你喜欢朱一龙我们就是一辈子的好姐妹!
墙头很多,产粮极少
产粮随脑洞,适合的梗给适合的cp
不会画画,是个文废
话废也想扩列啊(哭唧唧)
ballball轰出女孩和all金女孩扩我
门牌号是2103741760

『all金』论师弟到底是谁的

  #这大概是一个只有安雷卡金的修罗场
  #辣鸡文笔预警
  #过度ooc预警
  #天哪,这个傻子在写什么?
  
  
  安迷修看着面前衣衫褴褛的小男孩,有些不解。
  男孩大概四五岁的样子,很安静的被师傅牵着手。
  师傅又从哪捡来了个孩子?
  “安安,这是你师弟金,要好好照顾他啊。”
  “金,这是你师兄安迷修。”
  安迷修看了看那个小小的乖巧的男孩,大大的蓝眼睛里有不安,有好奇,更多的是小孩子那种不谙人事的天真。
  “嗯,师傅,我会照顾好他的!”
  他重重的点了点头,向金伸出小小的手。金眨巴眨巴眼睛,牵住安迷修的手。
  “师兄好!”
  小男孩特有的元气奶音听起来很让人舒服。
  “叫我安迷修就好。”
  “唔,不叫师兄的话,还是叫安迷修哥哥好了!”
  大概是因为小男孩之间的相互吸引力,两个小男孩很快玩到了一起。
  在安迷修的意料之中,金还是很怕一个人睡觉的。
  “安迷修哥哥,我,我睡不着,可以和你一起睡吗?”
  “嗯,上来吧。”
  安迷修没有多说什么,只是身子向里挪了挪,给金留了不少地方。
  第二天安迷修看着在自己臂弯里缩成小小的一团、还在睡梦中的金,无奈的笑了笑。他小心翼翼地把金的头放在枕头上,生怕吵醒了睡得香甜的男孩。
  金很喜欢黏着安迷修,天天跟在安迷修背后。看安迷修练习剑术,时不时给他打个气;吃饭的时候喋喋不休的给安迷修讲他姐姐的事;晚上再和安迷修钻一个被窝,听安迷修的睡前故事。
  这种情况一直持续到大半年后安迷修的师傅又捡了两个孩子回来。
  “喂,臭老头,放开本大爷!”
  “大哥,没事吧?”
  安迷修不知道师傅又从哪里找到了这两个孩子,但不得不说,安迷修对那个吵吵闹闹的小孩没多大好感。
  即使这样年幼的安迷修也还是坚持贯彻了自己的骑士道,决定还是要好好帮助他们。
  “安迷修,这个是雷狮,那边那个小一点的是卡米尔。这两个也麻烦你照顾一下了。”
  “好的,师傅。”
  安迷修点了点脑袋。
  金就在安迷修背后偷偷地冒出一个头来盯着雷狮和卡米尔。
  金眨了眨眼睛,像是在思考怎么称呼新来的两人。
  “师傅,他们是不是也比我大啊?”
  “嗯,的确,他们也应该算你哥哥吧,大概。”
  “哦,雷狮哥哥好!卡米尔哥哥好!”
  说完,金就扬起了笑脸,笑得甜甜的,大大的眼睛也弯成了一条缝。
  雷狮很想去捏捏金有些婴儿肥的脸,事实上他的确这么做了。
  “唔,雷狮哥哥你干什么啊!”
  手感还不错。
  这是雷狮在放手后的第一感想。
  安迷修发现自从雷狮和卡米尔来了后,金和他在一起的时间少了很多。金每天不是被雷狮拉去玩就是被卡米尔拉去和雷狮一起玩,晚上也因为各种理由被雷狮卡米尔拉去一起睡,很少有机会能逃出雷狮的魔爪来陪他。
  习惯真是个可怕的东西,安迷修睡觉时总觉得胳膊上少了什么东西。
  安迷修总能在经过甜品店的时候看见卡米尔带着金选购甜点,很少能看见雷狮一起,也总能在练剑术的时候看到雷狮带着金,一脸得意的看着自己,听到一旁的金大声喊的“安迷修哥哥加油!”和雷狮喊的“金,我们走,别理这个傻逼骑士。”,偶尔还能看到卡米尔在金旁边递水递甜点。
  金在这件事上从没有如过雷狮的愿,只是不停的给安迷修打气。
  当然,也从来没有拒绝卡米尔的蛋糕。
  看着金一脸期待的表情,安迷修攥紧了木剑的手柄,更加卖力的练习起了学到的剑术。
  可惜他刚打算带金出去逛逛,金就被雷狮拉走了。
  安迷修是被半夜里闯进房间里的金吵醒的。
  金的个子算长高了不少,但和发育超速的安迷修比起来还是个小男孩。
  安迷修看到他的小男孩像是抱着什么,连忙点燃了灯。
  安迷修看到金抱着半瓶酒,脸上红红的,不知在叽里咕噜地嘟囔什么,连走路的走不稳,安迷修生怕下一秒他就倒在地上。
  金歪歪扭扭地朝安迷修走去,一下扑倒在他怀里,打了个酒嗝。
  “嗝,安迷咻咯咯,嘿嘿嘿,我好喜欢泥呀!”
  说完,大着舌头的金马上亲了安迷修一口,安迷修大半个脸都是金湿漉漉的口水。
  金就在一旁抱着安迷修,嘿嘿嘿地傻笑。
  安迷修是愣了好一阵的,接着才反应过来自己被喝醉的金亲了一下,脸就以不可思议的速度红了起来,连忙把金安顿好,自己去做醒酒汤。
  折腾了大半个小时,总算是让金喝了醒酒汤睡过去了。
  安迷修爬上床,听着小男孩稳稳的呼吸声,无奈的笑了笑并下定决心不让雷狮卡米尔接近金。
  可惜第二天雷狮和卡米尔还是以各种理由拐走了金。
  今天的安迷修依然再为怎么防止金被拐走而苦恼呢。
  ——end——
   是给萝北大哥 @透明萝 的生贺!生日快乐!
  因为要上学所以提前发出来惹
  大哥原谅我不会写修罗场(落泪.JPG)
  
  
  

[轰出]是轰出的亲亲

  *因为想看轰出的亲亲所以瞎写出来的

    绿谷出久很少主动去亲轰焦冻。
  每一回都因为12厘米身高差的原因,出久不得不踮起脚尖才能勉强吻到轰焦冻的唇。
  轰焦冻总是先呆呆地盯绿谷出久几秒,再低下头、微微弯下身子,方便接受出久来之不易的亲亲。
  偶尔,轰焦冻的坏心思上来了,就会用双手托住绿谷出久有些婴儿肥的脸,来一个并不熟练的法式长吻。
  看着绿谷出久不知道是因为缺氧还是羞红了的脸和微微瞪大的眼睛,轰焦冻就会像个吃到糖的小孩子一样满足,眯着眼笑起来。
  虽然他并没有意识到自己的耳朵尖也红的发烫就是了。
——end——

[轰出]点我看轰焦冻做梦

  *无脑写文,ooc预警
  *是没有写出他们万分之一可爱的小甜饼
  *并没有写出小男孩之间甜甜的恋爱

  那是一个盛夏的午间,让人不舒服的闷热,窗外知了叫声也尽是恬噪。
  面前的穿白衬衫的少年朝他笑了笑,发出了邀请。
  “轰君,一起吃午饭吗?”
  轰焦冻并没有拒绝。
  像往常一样,他们到了那家荞麦面店,绿谷出久给自己点了一份猪排饭,给他点了他最喜欢的荞麦面。
  “小哥,荞麦面还是要温的对吧?”
  “嗯,麻烦您了。”
  因为是常客的关系,自来熟的老板也不客气的和绿谷出久寒暄了不少时间。
  大概过了十五六分钟,点的餐来了,他们面对面坐着,轰焦冻看到绿谷出久的耳尖有些发红。
  他有些出神,可能在思考出久耳朵红的原因,殊不知自己的耳尖也早就发烫。
  谁都没有开口,餐桌上异常的安静。
  气氛有些尴尬,好在他们很快解决了这顿不怎么愉快的午餐。
  “轰君,下午愿意一起去游乐园玩吗?”
  绿谷出久先打破了尴尬。
  看着出久期待的神色,轰焦冻点了点头。
  “太好了!我还以为轰君不喜欢游乐园那种地方呢。”
  下午四点左右,天气也清爽了不少。
  最起码太阳不像正午般闷热。
  两人准时在游乐园门口碰了面。
  他们牵着手走了进去,像所有情侣那样十指相扣。
  不得不说俩人汇聚了不少视线,偶尔还有几个小姑娘红着脸不知在说些什么,注意到轰焦冻看着她们,马上走开了。
  一个大概是工作人员的小姑娘走了过来,小心翼翼的开口:“二位是恋人吗?”
  “嗯。”
  轰焦冻抢在绿谷出久前回了话。
  “那两位一定要去摩天轮看看,那可是这游乐园的一大亮点!”
  “哦?”
  “这游乐园摩天轮是可以看到星空的!”少女顿了顿,像是酝酿了一下台词“嗯,你想想,在星空下告白、接吻,多浪漫啊!”
  轰焦冻听了,拉着绿谷出久就朝摩天轮走去。
  “哎哎哎!小哥,这摩天轮只在晚上才开放啊!”
  少女有些心急地喊了出来,全然不顾四周人惊异的眼光。
  最后他们还是决定了全园游。
  绿谷出久没想到轰焦冻会对游乐园这么感兴趣,从旋转木马到跳楼机、过山车,他们一一尝试了一遍。
  最后,他们是穿着园里买的情侣服,戴着猫耳发卡,手里拿着吃了一半的棉花糖朝摩天轮走去。
  就像那个女孩说的那样,一抬头就是璀璨的星空和绽放的烟花。
  绿谷出久眼睛瞪得大大的,盯着头上的那片星空。
  轰焦冻发誓,他绝对看到了绿谷出久眼睛里倒映着的满天繁星和烟花。
  在轰焦冻还沉溺在绿谷出久眼睛里的星空时,他的唇突然被踮起脚的绿谷出久吻住。
  即便是轰焦冻也不由的愣了一下。
  随后轰焦冻反应了过来,加深了这个吻。
   结束这个吻后,绿谷出久的脸不知是因为缺氧还是因为害羞红了起来。
  轰焦冻也觉得脸热的发烫,闭上了眼睛,仿佛这样就可以让脸不再发热。
  “轰君,轰君!”
  轰焦冻听到绿谷出久叫他,便睁开了眼。看到的却是截然不同的景象。
  “真是的,轰君怎么又在桌子上睡着了!说过多少次了,这样对身体不好!”
  听到绿谷出久的嗔怪,轰焦冻才发现刚刚是自己不小心睡着时做的梦。
  “对不起,绿谷。”
  轰焦冻乖乖的道了个歉。
  “那绿谷,我们可不可以去游乐园玩?”
  ——end——

【雷金】论o日A的可能性

    #非常设abo,OA向,注意避雷
  #丝毫不输给A的O雷×全世界都想上他的A金
  #弱智写文,可以说是非常ooc了
  #带有微all金
  1.
  金分化了,是个alpha。
  真TM有趣。
  2.
  知道这个消息后的格瑞有些懵。
  我护了这么多年的媳妇(划掉)发小就这么飞了?
  哦,瑞哥请你冷静。
  3.
  知道金是alpha后,盯上金的一群alpha非常难过,快到手的媳妇就这么成了永远的好朋友。
  虽然之前在金心里他们也一直是最好的朋友。
  有人知道A怎么标记A吗?在线等,特别急。
   4.
  当初雷狮分化成Omega时,海盗团虽然有些不淡定,但更多的是开心,这样就少了个情敌。
  在一群alpha中雷狮表示Omega又怎样?你老大照样是你老大,该有的金还是会有。
  现在知道金的性别后,海盗团有些方。
  5.
  值得一提的是他们的信息素。
  金的信息素很好闻,淡淡的,是很清新的柠檬香。
  雷狮的信息素是朗姆酒,隐藏着一丝的甜腻,很像个alpha。
  你们确定性别没错?
  6.
  性别并不能改变金路痴的本性。
  在第五次看见同一棵树后,金觉得自己可能回不去了。
  7.
  雷狮从来没想到,自己就是到森林里散一下心还能碰到迷路的金。
  天哪!迷路的金唉!
  干脆直接拐回去当海盗夫人吧!
  8.
  来到雷狮家的金是很懵逼的。
  我为什么会在这?雷狮不是说送我回家吗?
  看到金的卡米尔是很惊讶的。
  大哥,就算他是个alpha那也是你弟媳,感谢你带他回来。
  还有,大哥你是怎么把他从那个格瑞旁带回来的?
  9.
  和海盗团相处了一段时间,金觉得雷狮海盗团也不是传闻中那么可怕,对他挺好的。
  金相信他们也会成为好朋友的。
  又因为路痴,继续过着和海盗团同居的日子。
  10.
  雷狮的发情期很快来了,屋子里充斥着强烈的朗姆酒香,带着几分Omega特有的甜腻,刺鼻却意外的迷人。
  房门突然被推开,误入的金在愣了几秒后就马上找抑制剂给雷狮。
  雷狮的信息素明显影响到了金,空气中飘荡着的若隐若现的柠檬香就是证明了一切。
  11.
  第二天金很晚才起来,发现自己衣衫不整的躺在雷狮床上。
  等等,昨晚发生了什么?金意识到有些不妙。
  接着,金发现自己腰酸腿软的,脑中又回想起昨晚的一些片段,羞红了脸。
  “小鬼你的反应还真可爱呢!不过,小鬼你可是标记了我,虽然只是暂时的,但还是要对我负责哦~”
  “你确定可爱是夸一个a的?还有昨晚明明是你……”金的声音越来越小,话还没说完就被雷狮的一声声“我不管,你标记了我就要对我负责”的无赖发言打断。
  无论怎么看,自己明明才是被标记的一方吧!
  金很无奈。
  12.
  雷狮用事实告诉你就算是Omega又怎样?他还是能日金的。
  ——end——

我就发疯一下

  雷狮:小鬼,你想变得比我强吗?
  金:嗯嗯嗯
  雷狮:那好,小鬼你现在就是我的海盗夫人了
  金:为什么啊?
  雷狮:比海盗头子强的只有海盗夫人!!!
  金:喵喵喵?

【嘉金】暖恋

  #嘉只在冬天出现,会失去之前的记忆
  #如果ooc到让您看不下去,在这里道歉
  #依旧辣鸡文笔
  #嘉视角
  这个冬天是我和他的第一次相遇。
  耀眼的金发在冬日的阳光下熠熠生辉。
  他笑的傻傻的,会被称为阳光的那种。不过,这改变不了他是个渣渣的事实。
  嗯,感觉他有点眼熟。
  他似乎很在意我,一直在盯着我,一副很惊奇的样子。
  我听到了他带着疑问地叫我的名字“嘉德罗斯?”虽然很小声。
  那个渣渣是怎么知道我名字的?我认识那个渣渣的?
  我努力回忆着,却只有一片空白。
  嘶,头好痛。
  我们的第二次相遇是在一条小巷里,他正被五六个混混堵着。
  呵,渣渣就是渣渣。
  奇怪的,要去救他的想法挤满了整个脑子。
  “滚开。”
  “呦,毛都没长齐还敢来在这嘚瑟?别管闲事。怎么,想要救人?小弟弟,回家多喝几年奶再来吧!”
  没有脑子的渣渣。
  我没有多废话,一个跨步上去,抓住貌似是老大的一只胳膊一扭 ,咔嚓一声。我知道,他的关节最起码脱臼了。
  “滚。”
  “行,小子你厉害,等着!”
  丢下这句话后,他们向巷子外冲去。
  呵,这么弱的虫子,还妄想打过我?真是可笑。
  “哇哇,嘉德罗斯你还是一样的厉害啊!”他一点也没有给人劫后余生的感觉。
  啧,又蠢又弱的渣渣。
  “你是?”
  他很熟悉,可我却偏偏怎么都记不起他。
  我的潜意识却告诉我,一定要保护好他。
  “唉,罗斯,你不记得我了?我是金啊!”
  金?那是谁?总感觉很熟悉。
  “自作多情 ,只是他们挡我路了。”我不屑的开口。
  他的表情有些失落,我的心有些难受。
  这种感觉就是心痛吗?
  他朝手上哈了口气,盯着我:“嘉德罗斯 ,你不冷吗?我的手都冻僵了!”又自顾自的捧起我的手哈气:“嗯,好凉。我帮你暖和暖和。”
  我没有反抗,似乎很久以前也有人这样对我。
  我不明白,对面前这个少年,我为什么会有种莫名的感觉?我想靠近他,想了解他,想保护他。
  我是不是疯了?
  我很自然地和他回了家,很自然地走进去,很自然地躺在沙发上看电视。
  在这里,我有一种错觉,我和金是这的主人。
  这里很熟悉,虽然记不起来,但我可以肯定我一定在这生活过,和那个渣渣一起生活过。
  那个渣渣对我入住很欣喜。
  我很快适应了这里的生活,也适应了有那个渣渣的生活。
  我问他为什么我会想保护他,想陪在他身边?
  他告诉我这是喜欢,他也一样的想陪在我身边。
  人类的感情真是让我搞不懂。
  不过我可以确定的是,我喜欢这个渣渣,喜欢他的笑,喜欢他的阳光,喜欢他的一切。
  时间过得真快,我也要消失了吧?
  啧,真不想离开这个渣渣 ,不知道他发现我不见了会是什么样子?会哭的吧?一定丑死了。
  最后一天了呢,真是不舍呢。
  夜幕中,金安睡着,缩在我的怀里,小小的一团,很可爱。我看着自己越来越透明的身体,最后选择了在金额头上轻轻落下了一个吻。
  再见了,金。
  记得照顾好自己,不然我可是会心疼的。
  希望下一年的冬天,我还能记得你。
  ——end——

震惊!某雷狮海盗团的军师爱上了一条人鱼

        #海盗卡×人鱼金
  #依旧辣鸡文笔
  #取名废而且人物可能ooc严重
  雷狮海盗团来到了一片新的海域,在一番深思熟虑后(并没有),雷狮决定抓一个向导来引路。
  金其实很懵,自己怎么刚上岸就莫名其妙的被绑到了一艘海盗船上。
  “小鬼,别耍花样,乖乖带路,不然……”雷狮做了一个抹脖子的动作。
  雷狮看着金支支吾吾的样子,问:“怎么,你不会说话?”
  金点点头,他们抓我是为了让我带路?
  金:你TM这是在为难我QQ小金
  让金带路?别逗了,人鱼中很少有路痴,偏偏他金就是这个例外。
  最后,雷狮决定还是绑着他,扔到了船头,让卡米尔看着他。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了,金小腿上慢慢覆上了一层薄薄的金色鳞片,金看着腿上浮现出的金色鱼鳞不禁慌了神,开玩笑,他还未成年啊,碰不到水会死的!
  “谁能救救我啊?给我点水啊!”金并没有怀着太大的希望,但还是喊了一下,这艘船上根本不可能有他的同类啊!他们人鱼一族不会说话,只有同类才听的懂。
  很奇怪,船上那个戴着红围巾的少年就像听懂一样给他拿来了水。
  他听的到我说话?他难道是我的同类?他们不都讨厌海盗吗?金疑惑着。
  不过,他很像那个小时候救了我的人类呢,一样的发色,一样的瞳色,可那个孩子可是一个王子呢!金玩弄着脖子上的海蓝色十字架项链,想。
  “哎,你能听到我说话吗?我叫金,是人鱼哦,那你叫什么呢?”金对面前这个少年有一种莫名的好感,感觉很熟悉,感觉面前这个少年很可靠。
  金向来对有好感的人没有戒备心。
  金?难道是他?!卡米尔的内心有些起伏。
  “卡米尔。”少年回答。
  “哇!你真的能听到我说话啊!”金的双腿早已变成鱼尾,金色的鱼尾兴奋的拍着船板。
  “嗯,你的项链很好看。”
  “是吧是吧!这个可是一个王子送给我的!我告诉你啊,那个时候我还很小,他也很小,那个时候我贪玩,在陆地上一玩就忘了时间,鱼尾都出来了,就被困在岸上,就差那么一点点就死了,要不是他,我都活不到现在,这条项链就是他那个时候送我的!怎么样?和我们两个的眼睛是一样的颜色呢!”金顿了顿,小声的说“你很像他呢,一样的温柔。”
  声音不大,但卡米尔还是听到了。
  “不过,什么叫我听的到你说话呢?你不是不会说话吗?”
  “哎呀哎呀,是因为我们人鱼一族只有同类之间才可以交流的!”金不满的嘟起嘴“哼,真是麻烦呢!连和人类交朋友都做不到呢!”
  卡米尔笑了笑,看来他以为我是他的同类呢,我又不是人鱼,为什么我就能听到呢?他是不是忘了我的名字?
  第二天,当海盗团看到在水桶里的金和金的鱼尾时,都很吃惊。
  佩利表示:老大,我可以吃他吗?
  金兴奋的拍拍尾巴,毕竟这是他上船后第一次看见四个人站在一起,虽然嘴里还一直嚼着卡米尔的围巾。
  他也饿了好不好?他只是条人鱼,还是要吃饭的。不然等着饿死?
  “啧,真是麻烦的小鬼”雷狮顿了顿“卡米尔 ,给他点吃的。”  卡米尔很快端上了一盘鱼肉,看着金狼吞虎咽,眼中有着自己都没发觉的宠溺。
  接着金就陪着雷狮海盗团在海上旅行着,顺便找他的同类。当然这一切都是在木桶里进行的。
  很奇怪的,金很喜欢和卡米尔待在一起。
  暗蓝的空中繁星点点,映在少年蔚蓝的眸中,很好看。
  “金,其实我就是小时候救你的那个王子,我一直在找你。”
  “怪不得我觉得你那么熟悉,就像很早就认识了一样呢!”
  黑发的少年沉默了很久。
  “还有,我喜欢你。”
  金发的人鱼红了脸,慢慢小声地吐出了几个字。
  “好巧 ,我也喜欢你呢!”
  ——end——
  

【双金】——《定制品》

  #全凭歌词瞎写
  #人物属于你们,ooc属于我
  #第一次发文,文笔很辣鸡
  “金,金……”那声音不断传来,又在喊着他的名字,又在告诉他可以实现他的所有意愿。
  面前的少年有着一头瞩目的银发和不详的红瞳,和他一样的容貌。不过,他是谁?
  “呐呐,金,‘过去’和‘未来’你会选哪个?”少年问了一个莫名其妙的问题“我可以让你看到其中一个,你要选哪个?”
  “我的话,当然选择‘过去’啦!这样我就可以再见到姐姐啦!”金发的少年笑了起来,笑的一脸天真,灿烂如阳光“我希望自己可以像姐姐一样,不对,要比姐姐强大,不然我怎么保护姐姐?对对对,那样的话我应该会明白‘回忆’这种东西了。”
  银发少年继续问着:“金,手,足,口 ,耳,目还有心脏,我都可以给你两份哦,怎么样?”
  “哎,不用的,嘴巴一个就够了,嘻嘻,万一我自己和自己吵起来怎么办?”金笑着拒绝了“为了我只能和一个人接吻,还是算了吧。但还是谢谢你的好意了!”说话的时候,金脸上还有一抹淡淡的红晕。
  银发少年明显有些不高兴了,但仍不死心的问着:“那就只把心脏给你两个好了,左边一个,右边一个,金,怎么样?这可是最低底线了。”
  “哎哎哎,虽然我知道很不礼貌,还是算了吧,我并不需要右边的心脏呢,但还是谢谢你了!”金依旧笑着拒绝了。
  金脑海里总是不断循环着这段不知名的记忆。想忘却怎么也忘不掉,这是为什么呢?这种感情该叫做什么呢?金很疑惑。
  直到金遇到了生命中的那个最重要的他,很像记忆中的那个不知名少年,金才明白了什么是“心中有你”,每每相拥时,金总是有一种奇怪的感觉,仿佛他们的心跳是融为一体的,胸口心脏的跳动声,给金带来了很安全的感觉,金不止一次的分不出他俩的心跳声。金一个人的时候,右边胸口总是感觉空空的,仿佛缺了一块东西,金甚至认为他是为银而活的。金觉得自己越来越离不开银了。
  “那么,最后一个问题了,‘眼泪’这种东西你需不需要呢?”记忆中的那个少年又开口了“虽然不装也没什么,当然也有不少人嫌麻烦没有装,你怎么想?”
  “嗯,还是装上吧,我想变成一个温柔的人,温柔的人也会哭的吧?”难得的,金同意了。
  “那么,顺便问一下,眼泪的话,你会选择什么味的呢?可以随你的喜好定哦。”那个少年也笑了笑“有时候酸,有时候咸,有时候苦,有时候甜,只要你喜欢都可以的,你怎么选?”
  金瞪大了眼睛,他不相信那么强大的银会死!眼泪滑落在地上,银笑笑,用满是鲜血的手擦去了金眼角的泪:“呐,金,不要哭啊,我还是喜欢金你笑着的样子呢……”话还没说完,银就倒了下去,金可以感受的到银的体温在渐渐冰凉,身体慢慢变得透明。
  银消失了,再也回不来了。
  “不是说我的所有意愿都可以实现的嘛?那就让我天天以泪洗面的时候,让我能看到银的脸好不好?”金几乎是吼出这句话的。
  记忆里的那个少年不知何时又出现了。
  “真是抱歉呢,给你添了这么多麻烦。”金对记忆里的少年说“不过我可以问最后一个问题吗?”
  少年没有拒绝。
  “我们是不是在哪见过?”
  ——end——